栉麟

婶婶我
汉寿亭额侯 青龙偃月神鬼皆愁
白马坡 延津口
斩过颜良 诛文丑
在古城 抽烟喝酒烫过头

咋回事儿啊,祖坟冒青烟儿啦?
前脚战扩来一虎弟,后脚锻刀炉里又蹦出一个。

卧槽【非洲咸鱼目瞪狗呆】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