栉麟

婶婶我
汉寿亭额侯 青龙偃月神鬼皆愁
白马坡 延津口
斩过颜良 诛文丑
在古城 抽烟喝酒烫过头

❁踏雪寻梅❁

自家本丸自家婶

太郎×作妖小仙女婶

情人节?那是什么能吃吗?【黄豆微笑】

汪!

•太郎审神者刚刚交往前提

•有其他女审神者出没,都是神助攻

         前来做客的审神者清淞似乎有魔力,她来之后,本丸便开始下雪。

     雪势不大,点点雪花落在本丸各个角落。太郎立在庭院,用宽大的手掌去感受雪的温度,时间长了,鼻尖、指尖和两颊有些发红。

        毕竟是半个人类的身体,也会有个头疼脑热,太郎心想自己若是感冒了,家里那个冒冒失失的小姑娘肯定要担心地掉好多头发,小小一只在他身边忙前忙后,可爱极了。廊角传来哒哒的脚步声,太郎正寻思着是哪位短刀在嬉闹,一个色彩明艳的身影便闯入他的视线。

        太郎锐金色的眼睛倏的一颤,连眼角的描红都跟着红艳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“哦呀……”

        审神者身着杏粉色绣着凤凰的上袄,下身系着厚重的枣红色绣花马面裙。一双灵动桃花眼,两撇温婉秋娘眉,桃腮如晕,口衔朱丹。宽弧的袖口露出葱指,提着裙子,像只寻爱的鸾鸟,扑到爱人面前。

          “主人慢点,仔细摔倒。”太郎笨拙地扶住年轻的恋人,审神者则假装生气的哼了一声,顺势窝在他宽厚的胸膛上,环住他的腰。“死老爷们儿!今天是情人节,你不陪着我,反到在这里吹冷风,清淞姐姐家的山伏都知道给她打首饰,你连一百块都不给我!”

          太郎听小姑娘撒娇,无奈笑着。相处一年多,太郎早已经摸透了审神者的脾性:安静的时候像壁画上的鸾凤;多数时候像只活泼欢趣的玄凤鹦鹉;若真生起气来倒像只乍起双翅的海东青。太郎摸着审神者的头,忽然想起鹤丸说的“审神者安静如鸡”,不觉嗤嗤轻笑。 雪已经在地上积了薄薄一层,实在冷了,太郎捏捏审神者白嫩嫩的脸颊,领着她回了部屋。

        来做客的几位审神者正在客室聊天,三日月莺丸这俩本丸喝茶势力也在这跟着蹭两口茶叶和点心。太郎看见桌边有一个空位,料想自家审神者是聊了一半跑出去找他的。鹤姬与清秋两人正商量着春节的大红灯笼要用多少金线绣字;蛇女檀江因为血统问题圈起蛇尾抱着小判昏昏欲睡;清淞揽着雪白的裘衣,用铁钳拨弄炉里的炭火烤着饭团。

          审神者一进屋就冲着清淞奔去,兴冲冲的要人家多放辣酱。太郎端坐在审神者座位旁边,看了一眼清淞,对方的头上果然戴着一支素银的梅花钗。高大的神刀久离尘世,将将踏入红尘,怎会深明这人类间的小小私情。太郎一想到自己未给恋人准备礼物,自家的小姑娘知道了肯定会失望的掉很多头发,心里隐隐有些着急。

         “待会我的这个多加辣!往死里加!啊啊这个不要放,我家太郎吃不了辣。”审神者光吃不干瞎指挥,被清淞弹一脑崩吩咐了扇风的差事,一脸委屈的向清秋和太郎恶人先告状:“QwQ太郎,阿姥(清秋),清淞姐姐欺虎我……”太郎可掺和不了这几位审神者之间的事,再者这两人只是在开玩笑,只好膝行到自家恋人身边,揉揉她被弹的地方。茶桌那边的清秋放下茶杯,依旧冷着脸,把太郎叫到外面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敬重审神者清秋,似乎是这几位审神者之间暗暗相成的习惯和规矩。不知为何,太郎总是芥待这位性情清冷阴默的清秋。但人家平日待自家恋人不薄,既然人家发话,太郎也就只好跟着出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清秋拾着从檀江那顺来的烟斗抽了一口,声音冰冷:“清淞家的山伏拿私房钱给他恋人打首饰,你知道么?”“我家主人已经告诉我了,清秋大人是想问在下为何不给主人准备礼物吗?”不是自己的主人,太郎说话的态度也不一样。清秋没说什么,吸一口烟,问:“你跟麟丫头多久了?”“相处了一年,与主人互通心意大概一个月。”

        太郎有些纳闷为什么她会问这些东西。清秋不紧不慢地掏出一支繁贵华丽的金步摇,说道:“我料到你这实心的铁棒槌不会想到这些,早打出一支做贺礼,趁着今良辰吉日,转交给你罢。”

          太郎先是吃惊,随后满心都是窘迫,清秋此举,简直雪中送炭。想接过道谢,男人的自尊却让他感到矛盾与羞愧。两人就这样僵着,清秋吸一口烟,回房间顺手把步摇扔进太郎的衣领缝。

           “好好待她。”

          傍晚将至,几位审神者婉拒了酒饭,各自回了本丸。自家本丸上下张灯结彩。屋外红灯白雪,屋内人声涌动,觥筹交错,又是一顿热闹的晚餐。

          审神者喝了些果酒,有些晕乎,便提着灯笼出来透气,红裙将将蹭着白雪,审神者一步一摇,信步游走到了田地边的红梅林。靠着树干,嘿嘿傻笑。

           太郎不放心出来寻她,顺着脚印找到了这梅花下的仙女。小姑娘眼睛湿漉漉的望着他,痴痴笑着。太郎心动,揽过她护在怀里,附身亲吻她艳红的丹唇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酒香混着清冷的花香,两人的眼角都透着淡红。审神者满眼爱眷,轻声呢喃“我爱你”,太郎不急着回应,只将金步摇簪在了恋人的墨发上。

           【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】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 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