栉麟

婶婶我
汉寿亭额侯 青龙偃月神鬼皆愁
白马坡 延津口
斩过颜良 诛文丑
在古城 抽烟喝酒烫过头

婶的智障 作妖日常(1)

      今天的本丸依旧风和日丽,晴空万里,保持着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  栉麟从早上睁眼就仿佛喝了大力,不作妖浑身难受。憋着一股子劲出门可劲儿作。万万没想到啊!烛台切早就支走了战友鹤丸,让主厨•痴汉部……压切长谷部死盯着自家小搞事。姜还是老的辣,胸还是烛妈的大!本丸众刀不禁做三胖鼓掌状,内心直说老哥稳。
       你以为这样就能治住这位作到“上九天揽月,下五洋捉鳖”的职业搞事精?呵天真!

       此时阿麟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想笑。勾着嘴角摘下耳机,踮起脚贴着长谷部耳朵轻声说:“腿子,你今天真好看!”压切•三国黑•长腿部,全本丸最好忽悠的刀排名第三,此刻脸上浮现出蜜汁红晕,握拳咳嗽假装严肃。阿麟见长谷部动摇了,转而勾着他肩膀再添一把火:“腿子,你为了咱家日夜操劳着实辛苦,本仙女看你骨骼惊奇,不如那我积攒已久的宝贝送你可好?”

       ONE BLOOD!1 hit!爆头!主厨•智商下线•痴汉部双膝下跪感激涕零,抓着小仙女葛优同款的T恤下摆“谢主隆恩”。“qwqqqq主上言重了这是属下应该做的为了主命qwqqq不胜惶恐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这个套路阿麟给自己打82分,剩下的以666的形式发给自己,搀起长谷部,阿麟严肃说到:“爱卿接旨!”长谷部红着眼眶伸出手,下一秒阿麟扎下马步,把过腰的长发甩到前面,使出绝世武功九阴白骨爪,牲口拱食似的挠了长谷部一手头皮屑。长谷部:???小仙女将头发潇洒一甩,深藏功与名:“腿子,本仙女攒了一年头皮屑,只为给你下场雪。不用谢我,拜拜了您呐!”
       长谷部哭了,气哭了。

       烛台切麻麻和歌仙姨娘端着现摘的蔬菜准备午饭,听到走廊有哭泣声,走过去就看见自家小搞事搂着哭泣的五虎退吧嗒吧嗒的掉眼泪。烛台切和歌仙说了几句就赶紧过去摸自家麟娃娃的头:“怎么了?又被石切先生教训了?主上是不是昨晚没洗头就睡了,这油的……”“qwq麻麻——嘤嘤嘤要抱抱——”阿麟撇着嘴,伸出被小老虎挠伤的右臂,委屈的撒娇,五虎退抹着眼泪一个劲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 无奈之下安慰走了五虎退,烛台切把自家小搞事送到手入室。药研扶着阿麟的手,用酒精棉擦拭伤口,阿麟吃痛往回抽,被药研拽住。药研看着眼睛蓄泪一脸委屈的自家女将,叹口气问:“大将,退的小虎一向温顺懂事,您这是做了什么竟被伤成这样?”阿麟撇撇嘴,过一会才满不好意思的说了句:“我把它小鸡儿弹疼了……”药研收起医药箱,低下头:“大将,我知错了。”栉麟:“……咋了?Σ(っ °Д °;)っ” “没能治好您的脑子,这是我刃生最大的败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阿麟撇嘴:“狗子,你变了……你明知道我没有脑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我变了。”药研冷漠脸。

评论(4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