栉麟

请点开↓↓
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尬
抽烟喝酒烫头
溜鸡配马弹狗
日常忙成狗 上线咕咕咕
脑洞清奇 更新随缘
【我在憋一个大招】
【女权主义者 不婚主义者 双性恋
女alpha cp洁癖 慎关】

❁踏雪寻梅❁

自家本丸自家婶

太郎×作妖小仙女婶

情人节?那是什么能吃吗?【黄豆微笑】

汪!

•太郎审神者刚刚交往前提

•有其他女审神者出没,都是神助攻

         前来做客的审神者清淞似乎有魔力,她来之后,本丸便开始下雪。

     雪势不大,点点雪花落在本丸各个角落。太郎立在庭院,用宽大的手掌去感受雪的温度,时间长了,鼻尖、指尖和两颊有些发红。

        毕竟是半个人类的身体,也会有个头疼脑热,太郎心想自己若是感冒了,家里那个冒冒失失的小姑娘肯定要担心地掉好多头发,小小一只在他身边忙前忙后,可爱极了。廊角传来哒哒的脚步声,太郎正寻思着是哪位短刀在嬉闹,一个色彩明艳的身影便闯入他的视线。

        太郎锐金色的眼睛倏的一颤,连眼角的描红都跟着红艳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“哦呀……”

        审神者身着杏粉色绣着凤凰的上袄,下身系着厚重的枣红色绣花马面裙。一双灵动桃花眼,两撇温婉秋娘眉,桃腮如晕,口衔朱丹。宽弧的袖口露出葱指,提着裙子,像只寻爱的鸾鸟,扑到爱人面前。

          “主人慢点,仔细摔倒。”太郎笨拙地扶住年轻的恋人,审神者则假装生气的哼了一声,顺势窝在他宽厚的胸膛上,环住他的腰。“死老爷们儿!今天是情人节,你不陪着我,反到在这里吹冷风,清淞姐姐家的山伏都知道给她打首饰,你连一百块都不给我!”

          太郎听小姑娘撒娇,无奈笑着。相处一年多,太郎早已经摸透了审神者的脾性:安静的时候像壁画上的鸾凤;多数时候像只活泼欢趣的玄凤鹦鹉;若真生起气来倒像只乍起双翅的海东青。太郎摸着审神者的头,忽然想起鹤丸说的“审神者安静如鸡”,不觉嗤嗤轻笑。 雪已经在地上积了薄薄一层,实在冷了,太郎捏捏审神者白嫩嫩的脸颊,领着她回了部屋。

        来做客的几位审神者正在客室聊天,三日月莺丸这俩本丸喝茶势力也在这跟着蹭两口茶叶和点心。太郎看见桌边有一个空位,料想自家审神者是聊了一半跑出去找他的。鹤姬与清秋两人正商量着春节的大红灯笼要用多少金线绣字;蛇女檀江因为血统问题圈起蛇尾抱着小判昏昏欲睡;清淞揽着雪白的裘衣,用铁钳拨弄炉里的炭火烤着饭团。

          审神者一进屋就冲着清淞奔去,兴冲冲的要人家多放辣酱。太郎端坐在审神者座位旁边,看了一眼清淞,对方的头上果然戴着一支素银的梅花钗。高大的神刀久离尘世,将将踏入红尘,怎会深明这人类间的小小私情。太郎一想到自己未给恋人准备礼物,自家的小姑娘知道了肯定会失望的掉很多头发,心里隐隐有些着急。

         “待会我的这个多加辣!往死里加!啊啊这个不要放,我家太郎吃不了辣。”审神者光吃不干瞎指挥,被清淞弹一脑崩吩咐了扇风的差事,一脸委屈的向清秋和太郎恶人先告状:“QwQ太郎,阿姥(清秋),清淞姐姐欺虎我……”太郎可掺和不了这几位审神者之间的事,再者这两人只是在开玩笑,只好膝行到自家恋人身边,揉揉她被弹的地方。茶桌那边的清秋放下茶杯,依旧冷着脸,把太郎叫到外面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敬重审神者清秋,似乎是这几位审神者之间暗暗相成的习惯和规矩。不知为何,太郎总是芥待这位性情清冷阴默的清秋。但人家平日待自家恋人不薄,既然人家发话,太郎也就只好跟着出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清秋拾着从檀江那顺来的烟斗抽了一口,声音冰冷:“清淞家的山伏拿私房钱给他恋人打首饰,你知道么?”“我家主人已经告诉我了,清秋大人是想问在下为何不给主人准备礼物吗?”不是自己的主人,太郎说话的态度也不一样。清秋没说什么,吸一口烟,问:“你跟麟丫头多久了?”“相处了一年,与主人互通心意大概一个月。”

        太郎有些纳闷为什么她会问这些东西。清秋不紧不慢地掏出一支繁贵华丽的金步摇,说道:“我料到你这实心的铁棒槌不会想到这些,早打出一支做贺礼,趁着今良辰吉日,转交给你罢。”

          太郎先是吃惊,随后满心都是窘迫,清秋此举,简直雪中送炭。想接过道谢,男人的自尊却让他感到矛盾与羞愧。两人就这样僵着,清秋吸一口烟,回房间顺手把步摇扔进太郎的衣领缝。

           “好好待她。”

          傍晚将至,几位审神者婉拒了酒饭,各自回了本丸。自家本丸上下张灯结彩。屋外红灯白雪,屋内人声涌动,觥筹交错,又是一顿热闹的晚餐。

          审神者喝了些果酒,有些晕乎,便提着灯笼出来透气,红裙将将蹭着白雪,审神者一步一摇,信步游走到了田地边的红梅林。靠着树干,嘿嘿傻笑。

           太郎不放心出来寻她,顺着脚印找到了这梅花下的仙女。小姑娘眼睛湿漉漉的望着他,痴痴笑着。太郎心动,揽过她护在怀里,附身亲吻她艳红的丹唇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酒香混着清冷的花香,两人的眼角都透着淡红。审神者满眼爱眷,轻声呢喃“我爱你”,太郎不急着回应,只将金步摇簪在了恋人的墨发上。

           【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】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 

白雪歌 (1)

•山伏国广×婶
•暗黑本丸背景,私设如山
•卡皇不是婶婶的刀,婶婶不是时政员工

--------护眼隔离线-----------
  
 

•夜深知雪重,时闻折竹声。

   

     山伏国广提着本体,挎着几斤冻肉,拎着一袋米,踏着厚重的积雪前行。怀兜里揣着的几枚小判在汉子有力的踏步声里跟着叮当作响,敲着同样待在里面的一振伤损的短刀。雪势很大,斗笠和蓑衣抖落了好几层积雪,山伏青色的发尾和眉头结着冰霜。

     踏雪声变缓了,过膝的雪阻挡着去路,严寒席卷全身,怀里的短刀不安似的释放出微薄的灵力,试图温暖破损的刀身。山伏微低下头,眼睛依然盯着白茫茫前路上那隐匿于胧雾中的竹林。

     “没事,就快到了。”

     清淞往灶里添了几根柴,拉动风箱让火烧的更旺。蒸腾的热气自上而下弥漫到窗外,屋里屋外都是白色的世界。地龙烧的甚暖,热气扑脸,炉子上的炖肉咕噜咕噜冒着香气。清淞看着屋里升腾扑朔的雾气,便把墙角悬着的几块腊肉拴在屋外,披了裘衣向大门走去。

     适逢山伏回来,雪翁似的带着一身积雪与寒气,看见不远处大门外矗立的雪白的人儿,大笑着加快了脚步,深一脚浅一脚地带飞了松软的雪花。

     穿过门庭时跺掉浮雪,清淞接过斗笠与蓑衣先一步掀开厨房的帘子让他进屋。山伏将冻肉顺手放在灶台上,把米袋堆在墙角,方才接过清淞递来的毛巾,囫囵擦着头发,抹了下脸。清淞出去挂肉,山伏便掀开锅盖,锅里竹筒清香裹着饭香扑向脸上凝成水汽。汉子又擦了把脸,欢实地笑了。

     清淞甩了甩蓑衣上融化的雪水,解了裘衣,招呼山伏吃饭。后者从怀里掏出那振短刀小心地递给她,便坐下劈开竹筒,把饭拨到碗里,就着炖肉扒饭。清淞摩挲着暗淡的刀鞘,抽刀查看损坏的刀身,确认短刀的情况后将他裹在温暖柔软的裘衣里,方才拾起碗筷。

    “这雪下得不是时候,回来路上可好?”清淞看着大口扒饭的山伏,将肉推到他面前问道。高壮的汉子粗中有细,待米粒咽尽,才回答道:“小僧下山约莫一个时辰,天上便下起小雪,回程雪势忽然加大,最深的地方已经过膝,两个时辰才堪堪赶回来。”山伏不着痕迹地把炖肉推向清淞,看着裘衣,眉头紧锁。“小僧买了米肉,回来时去了‘那边’附近,看见这孩子在‘那边’门外,小僧便将他带了回来。”清淞雾蕴的黑眸看着裘衣,解开捧出伤痕累累的短刀,神情暗暗悲戚。

     “愿神灵保佑。”清淞握住短刀,用灵力温养刀身,她的灵力不足,又缺少材料,无法治愈他,只能修复细小的伤痕,减轻痛苦。

    山伏国广没接话,望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天地,心有牵挂。清淞见这整日放声大笑慧敛豪气的精怪汉子如此担忧,也不知说什么宽慰的话,默默收拾碗筷,对他说:“明日,与我下山去拜访那位殿下罢。今日且早休息,莫徒生烦扰。”

    山伏忽然站起来,抢过清淞手里的碗筷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    “カカカカカ,夫人说得对,莫生闲扰!贫僧的修行还不够啊!”清淞久违地被吓了一激灵。

       庭院光秃的树上发出一声脆响,原来是山伏的大笑震掉了树上的雪,压断了一根枝节。

       此时山下。

       寒风裹挟着雪刃刮过,一个白色的身影愣在山路口,望着早已被积雪覆盖的曲折山路,打了个寒噤,自嘲道:“哈哈,这可真是……吓到我了啊……”

-----------
别人家的鹤丸国永,绝赞迷路中。

     

草稿一时爽,上色火葬场,破罐破摔吧【叉腰】

鹦鹉太郎与鹦鹉婶

鹦鹉太郎,体型大,毛色近黑,怎么逗弄都不开口

鹦鹉婶婶,黄色小鹦鹉,魔性的话唠,胆子小爱捣乱,整日缠着太郎,贪吃

【麟本丸作妖日常】
婶婶被嫌弃的原因。

作妖小仙女日常作死(2/2)

当事刀还有30秒到达婶婶主卧

我现在逃命还来得及吗

#恕我直言,我一个牡丹饼就能让你跪着哭#

婶的智障 作妖日常(1)

      今天的本丸依旧风和日丽,晴空万里,保持着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  栉麟从早上睁眼就仿佛喝了大力,不作妖浑身难受。憋着一股子劲出门可劲儿作。万万没想到啊!烛台切早就支走了战友鹤丸,让主厨•痴汉部……压切长谷部死盯着自家小搞事。姜还是老的辣,胸还是烛妈的大!本丸众刀不禁做三胖鼓掌状,内心直说老哥稳。
       你以为这样就能治住这位作到“上九天揽月,下五洋捉鳖”的职业搞事精?呵天真!

       此时阿麟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想笑。勾着嘴角摘下耳机,踮起脚贴着长谷部耳朵轻声说:“腿子,你今天真好看!”压切•三国黑•长腿部,全本丸最好忽悠的刀排名第三,此刻脸上浮现出蜜汁红晕,握拳咳嗽假装严肃。阿麟见长谷部动摇了,转而勾着他肩膀再添一把火:“腿子,你为了咱家日夜操劳着实辛苦,本仙女看你骨骼惊奇,不如那我积攒已久的宝贝送你可好?”

       ONE BLOOD!1 hit!爆头!主厨•智商下线•痴汉部双膝下跪感激涕零,抓着小仙女葛优同款的T恤下摆“谢主隆恩”。“qwqqqq主上言重了这是属下应该做的为了主命qwqqq不胜惶恐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这个套路阿麟给自己打82分,剩下的以666的形式发给自己,搀起长谷部,阿麟严肃说到:“爱卿接旨!”长谷部红着眼眶伸出手,下一秒阿麟扎下马步,把过腰的长发甩到前面,使出绝世武功九阴白骨爪,牲口拱食似的挠了长谷部一手头皮屑。长谷部:???小仙女将头发潇洒一甩,深藏功与名:“腿子,本仙女攒了一年头皮屑,只为给你下场雪。不用谢我,拜拜了您呐!”
       长谷部哭了,气哭了。

       烛台切麻麻和歌仙姨娘端着现摘的蔬菜准备午饭,听到走廊有哭泣声,走过去就看见自家小搞事搂着哭泣的五虎退吧嗒吧嗒的掉眼泪。烛台切和歌仙说了几句就赶紧过去摸自家麟娃娃的头:“怎么了?又被石切先生教训了?主上是不是昨晚没洗头就睡了,这油的……”“qwq麻麻——嘤嘤嘤要抱抱——”阿麟撇着嘴,伸出被小老虎挠伤的右臂,委屈的撒娇,五虎退抹着眼泪一个劲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 无奈之下安慰走了五虎退,烛台切把自家小搞事送到手入室。药研扶着阿麟的手,用酒精棉擦拭伤口,阿麟吃痛往回抽,被药研拽住。药研看着眼睛蓄泪一脸委屈的自家女将,叹口气问:“大将,退的小虎一向温顺懂事,您这是做了什么竟被伤成这样?”阿麟撇撇嘴,过一会才满不好意思的说了句:“我把它小鸡儿弹疼了……”药研收起医药箱,低下头:“大将,我知错了。”栉麟:“……咋了?Σ(っ °Д °;)っ” “没能治好您的脑子,这是我刃生最大的败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阿麟撇嘴:“狗子,你变了……你明知道我没有脑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我变了。”药研冷漠脸。

今天也是如此无聊的我……
自家本丸自家婶。
出差在现世的大包平。
ooc预警

【我没有大包平ಥ_ಥ】

自制截图,用的微博评论梗。
自家本丸错字日常,ooc是我的。

审神乱舞

自家婶婶出没,雷,绝壁是一页屎!

那个幼婶和暗黑本丸打算删掉重新写。

高二狗伤不起啊……昨天锻到了爷爷高兴死。

慎入啊慎入



        备前国有个婶叫栉麟,是个亲切的非洲小仙女。性别女,爱好吃,偶像是葛优,嫁刀是太郎。“备前国最不可能被神隐的婶”排行top5。
日常混吃等死,偶尔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老咸鱼,胃口超大,到了饭点就去扒窗户,吃八顿陪八顿,立志减肥却控计不住计己。默默fan着自家太郎,每天幻想着瘦成太郎手里的云片糕。
        没脑子,没脑子,没脑子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性格欢脱,有点小自卑,污污污!脾气很好,但生气时气场Max,堪比真剑papa。
        和其他婶婶的甜蜜生活不一样,栉麟这个婶当的有点憋屈。全员金蛋蛋中伤即退氪金买便当,夙兴夜寐,喝风吃土。可自家大佬们依然有些嫌弃这个智障婶婶(长谷部除外)。
        日常温暖人心的130,三小时必出烛台切,永远进不了王点。有时会被自家刀气哭,但阿麟爱的深沉。【微笑中透露着妈卖批.JPG】
        老司机纸上谈兵,一实战就臊的不行。
        寝当番十分困难,婶婶本能抵触。

【登录】哟~你回来啦!/审♂神♂乱♂舞,走起!
【戳戳语音】1.从早上睁眼我就跟喝了大力一样,一天不作妖浑身难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别碰我,我好累……吃饭叫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.作妖怎么了?我可是小仙女!
【入手】哟,大兄弟!久仰大名,在下栉麟,江湖人称装逼小仙女,幸会幸会。
【锻刀】来呀~造作啊~反正有大把玉钢~(all130)
【刀装】看,本仙女仙气的结晶!(一堆绿蛋蛋)
【入队】诶——我来当队长?/我会努力的,不要嫌弃我哦。
【出阵】走起!怼鳖孙去!/就让本仙女来carry全场!
【轻伤】卧槽!大意了!
【中伤】噫好疼,衣服都破了!
【重伤】嘤——感觉仙气要散了……
【必杀】你他奶奶的去给老子投胎吧!
【破坏】咳……别担心……我可是小仙女啊,会回到天上的……不要嫌弃我……
【内番】
马当番:郭德纲~郭德纲~郭德纲——于——谦——(被马踢)
田当番: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园田……啊好累……
手合:来呀!互相伤害!
【万屋】别拉着我我就氪这一次!最后一次!!
【刀帐】我叫栉麟,是个纯洁善良可爱的小仙女~开车?哎呀我这么纯洁怎么可能会开车!这个硬盘拿去,都是干货~哎呀,我这人又怂又笨,虽然很废柴但我也会努力的哦~不要嫌弃我好不好?婶婶爱你哟~♡(ŐωŐ人)